當前位置:珠寶>訪談

人物專訪:首飾藝術家張衛峰的非遺之路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5-21作者:顧筱倩


 

  當下珠寶圈非遺風已刮數年,風頭不減,真正的非遺全貌如何?后疫情時代,首飾設計又路在何方?《中國黃金珠寶》雜志專訪了張衛峰教授,和他一起聊聊他與非遺的精彩故事,也為疫情后的珠寶設計指點迷津。

 

  《中國黃金珠寶》雜志專訪

 

  《中國黃金珠寶》:請您簡單介紹一下您研究領域的主要方向和研究成果情況!

 

  張衛峰:在過去十幾年中,我對中國少數民族首飾,尤其是藏區和維吾爾族的獨特的首飾風格及技藝進行了系統的研究與整理。具體來說,就是對中國首飾的民族特色進行深入的研究,系統記錄中國少數名族首飾技藝,總結其藝術特色,為文化傳承、藝術教育、自身作品創作提供藝術理論支持。我和項目組成員深入藏區嘎瑪鄉對當地的首飾工藝及文化進行記錄、整理,撰寫并發表了多篇專業論文,涉及嘎瑪藏族首飾工藝技法(尤其是金工布紋鑲嵌工藝、佛像鍛造工藝)、工藝特色、地域文化對首飾的影響等多個方面。由于研究的原創性和重要性,我的項目“工業背景下的嘎瑪藏族傳統首飾藝術設計與工藝研究”成功申請到了國家社科基金藝術學基金項目的支持。

 

  《中國黃金珠寶》:近幾年,非遺風潮在珠寶圈愈刮愈烈,我們注意到您從事相關專業研究已經十年有余,您是如何與少數民族工藝結緣的呢?這背后的故事能和我們讀者聊一下么?

 

  張衛峰:這幾年,金屬工藝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國家層面被提到了很高的位置,而我們的首飾設計屬于金屬工藝的一個范疇。其實在之前我并沒有了解到這方面的工作有多么重要,接觸的也不是很多。但從事首飾設計以及金屬工藝研究以后,我發現它和我正在進行的研究、教學都密不可分。當然,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我2008年與西藏的結緣。2008年我們非常榮幸地接到西藏昌都縣文化局的邀請,與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唐緒祥教授一同協助當地嘎瑪鄉申報國家非物質化遺產,做一些資料整理的工作,也是在此契機之下去了西藏進行為期一個月左右的研究。雖然之前也去過西藏,但在這次考察中,無論是當地的從業者規模還是其工藝的精湛程度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貋砗?,我便將我所獲得的第一手資料進行整理、思考和總結,撰寫了一系列相關論文,并以此為基礎來申報了國家社會科學基金藝術學項目。在藝術學專業,申請國家社科項目的難度極高,命中率僅有4%,縮小到首飾專業,則更加困難。但經過我連續三年不斷的完善和努力,我的項目申請最終審批通過了。在此之后,我就一直從事這方面的教學與研究工作,沒有間斷過。

 

  《中國黃金珠寶》:您曾多次去到西藏、云南等地調研考察,十余年在此領域深耕,還拍過相關紀錄片。能聊聊在那邊的情況么?

 

  張衛峰:我是大概從05年就開始到西藏、云南、新疆這些地方考察,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幾乎每年我都會帶領我的團隊和研究生到藏族、維吾爾族、苗族等傳統工藝比較集中的少數民族地區進行田園考察和項目研究。

 

  昌都地區嘎瑪鄉——遠近聞名的手工藝之鄉

 

  藏族是中國的少數民族之一,藏族首飾具有自己獨有的特色、文化和審美意識。他們主要生活在青藏高原上,地處中國偏遠地區,經濟欠發達,很多手工藝技藝及藝術品瀕臨消失。西藏地區交通不便,我們和學生過去,吃的住的地方也是非常簡陋的。而且,我們去的昌都縣是不對外國人開放的,我們去之前先要和當地的文化局溝通、協調、報道,當然,當地的相關部門也比較照顧我們。那邊沒有旅店,也沒有飯館,我們是住在嘎瑪鄉的鄉政府里面一間房子里面,被褥也沒有,每次去會待一個月左右,都是自己帶睡袋和食物。

  西藏嘎瑪鄉政府圍墻外手繪全鄉地圖

 

  《中國黃金珠寶》:我們看到,您所關注的這個領域在如今還是比較邊緣的,一些工藝幾近消亡,您認為這些工藝的未來又會在哪里呢?它們還有“前景”么?

 

  張衛峰:其實這方面的研究的人員還是挺多的,盡管大家關注的是一件事,但研究角度卻各不相同。比如,有的學者是從語言學的角度去研究的,還有從人類學角度的相關研究,但從美術方面金屬工藝角度來講,我們的研究是獨創性的。

  和鏨花工匠交談

 

  在西藏,他們敲東西(簪刻)和我們的觀念是不一樣的。他們會有一種內在的信念、信仰,是一心一意去敲的,哪怕不賺錢,也是非常虔誠的。他們的這種行為和藝術創作在某些方面是不謀而合的,是非功利性的,所以說他做出的東西都非常純粹,是不在乎商業性前景的藝術上的行為。

  老石匠

 

  拔絲

 

  《中國黃金珠寶》:就算沒有商業上的前景,作為藝術類的學科,我們也需要探討它如何去繼承,如何有所發展,那這部分呢?

 

  張衛峰:對,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我們看到,隨著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的推進,在中國存在著一些優秀傳統的手工業技藝面臨著即將滅絕的尷尬局面,這其中就包括工藝美術范疇的金屬首飾藝術和工藝。同時,我們也看到,有些地區由于相對偏遠,交通不便,其傳統技藝受外界干擾較少,保留了相當完備的傳統金工技藝,其中一些技藝是非常精湛的,是國家非物質遺產的優秀代表。作為一個從事首飾教育和研究首飾藝術的藝術家,感覺這些優秀的傳統技藝再不去保護和挖掘,它會永遠消失在人們的視線,非??上?。

  鏨花工藝

 

  引火

 

  焊接

  所以,在過去的十多年的教學和研究工作中,幾乎每年我都會利用寒暑假帶領團隊和研究生到少數民族地區進行田野考察和項目研究。我們去了那邊,不僅僅是研究他的技藝、生產,還有它的文化背景。中國少數民族的首飾工藝是非常豐富的,有簪刻、鑲嵌等非常非常多的技法,但我們到了西藏以后發現有很多技法我們都沒有見過,做的東西我們不知道是怎么做出來的,即使是對我這種研究首飾這么多年人來說,也有很多東西是不知道怎么做出來的。所以,第二次去的時候我就帶了很多設備,準備拍一些紀錄片,主要是為了提升工藝,這些工藝我們拍攝下來,作為教學的一部分,在教學過程中,放給學生看,并且給大家演示,盡可能把這個工藝還原,對下一代的藝術設計師產生影響,然后融入到他們的首飾設計當中,成為現代首飾設計的一部分。

  考察嘎瑪藏式首飾技藝

 

  《中國黃金珠寶》:您在那邊看到的工匠們生存的現狀大概是什么樣子的?收入層面來說還好么?

 

  張衛峰:他們的勞動可能是非功利性的,但從經濟上來說,他們的收入還比較可觀,并且,這個行業的從業者也基本都是家族產業。我們去的嘎瑪鄉就是當地的一個手工藝之鄉,村里面有80%的人在從事這個行業。在西藏,這種金屬制品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每個人都有很多的飾品,不僅平時佩戴得多,節假日更是會盛裝打扮,可以說是每個人都有需求。作為一個少數民族地區,珠寶首飾在他們那邊的需求量遠遠要高于內地,他們可以通過自給自足就完成大部分的銷售。

  金銀匠和他的妻子

 

  腰飾

 

  《中國黃金珠寶》:在您看來,什么樣的首飾作品可以稱為優秀的首飾作品呢?在眾多的作品中,您最喜愛的作品是哪一件(套)?有什么與之相關的創作靈感和難忘的故事么?

 

  張衛峰:我始終認為一件優秀的首飾作品首先是造型完整,沒有多余和殘缺,各部分的體量關系是均衡的,這是藝術設計的基礎。首飾作品要有藝術品的高度,設計者創作的是藝術,其次才是可佩帶的飾品,如果把兩者的關系顛倒過來進行創作,我認為是不夠藝術水準的,這樣的首飾作品的藝術格調顯然不會很高。作品能反映出設計者獨到的審美情趣。一件商品不會是無價的,但一件藝術品可以是無價的。所以,做首飾要以做藝術品的出發點來做,才能成為優秀的、高級的首飾作品。作為首飾設計者,應該是一個藝術家,要從這方面來引導大眾消費和審美情趣。

  跨界·實驗2013北京國際當代金屬藝術展參展作品“古·韻”

 

  2013北京國際首飾藝術展參展作品“融合”

 

  每一件作品都有背后的故事,和大家分享我2017入選年北京國際首飾藝術展的作品“凸凹”吧,是在2015-2016年在美國弗吉尼亞聯邦大學藝術學院進行學術交流和項目合作時完成的。它主要是先采用雕蠟鑄造技法,然后再在上面燒制琺瑯。國內的琺瑯技法主要是掐絲琺瑯,是在平面上進行燒制,琺瑯溶化后,會變成液體自動流平。所以在凹凸不平的面上進行燒制難度是比較大的。我經過反復多次的實驗,燒壞了非常多件,最后終于達到了理想的效果。

  張衛峰作品“凸凹”

 

  《中國黃金珠寶》:疫情下,整個社會正進入一種新的周期。醫療健康、教育培訓等行業成為人們更關注的行業,這時候首飾該怎么辦呢?首飾設計師怎么辦?您作為本專業的教授,有什么建議給到從業者么?自救的同時,首飾設計師、首飾藝術家是否也應該在這個后疫情時代用藝術、用自己的設計給予社會更多的關照?

 

  張衛峰:疫情后,珠寶首飾行業一定會不可避免的發生一些微妙的變化,首飾設計方面也是,可能體現在作品的主體造型、設計理念等方面。這種時期,首飾設計應該更多的去關注人們的內心,消極與積極,喜悅與憎惡,但我認為當下還是應該更多地以積極的心態去迎合消費和社會心理。疫情后,人們渴望健康,渴望盡快恢復正常的生活,渴望豐富多彩的人生,所以,從消費心理來講,會更愿意佩戴具有喜悅、吉利等寓意的首飾。當然,每個人的成長背景與審美情趣是不同的,一些病毒造型的首飾和反映人們疫情中心態變化的首飾也可能會變成一種趨勢。另外,我認為,在剛需方面,疫情對首飾行業的影響不大,大家可以不必那么悲觀。

 

  張衛峰:首飾藝術家與首飾藝術理論研究者。自2003年起任教于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開始教授首飾設計與制作,現為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珠寶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于2002年畢業于湖北美術學院,獲得碩士學位;2008-2009年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任訪問學者;2015-2016年在弗吉尼亞聯邦大學任高級訪問學者。截至目前,已在首飾及金屬工藝領域相關雜志發表專業論文30余篇,拍了攝藏族首飾工藝紀錄片。首飾作品多次受邀參加比較有影響的金屬藝術和首飾藝術國際性的大型展覽。

56.9K
东方欢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