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市場>深度

下半年會有哪些黑天鵝?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7-08作者:黎永達


  對已發生的焦點過分詮釋,忽視焦點效益下降的問題,再加上無限憧憬,是常見的分析盲點。筆者指出有關事項是想提示大家,疫情對風險情緒的影響正逐步緩減。近期炒作第二波疫情的盤局,以投機資金為主,屬于市場情緒,這種情緒構成的價格趨勢是極不穩固的。加上,出現疫苗為市場炒作與大概率事件,要提防風險預期落空下的盤局。

 

  首輪疫情對金價的支持,源于經濟停頓下資產價格暴跌帶動的資金避險,而非疫情直接推升金價,若微觀疫情各階段對金價影響則更為清晰。至于市場有部分聲音,以量寬或政府負債觀點作為推升金價的理據,其實只要對比1980年美國政府負債飆升與多年金價表現,又或者2013年后政府負債與金價情況,觀點就會不攻自破。若疫情未造成新一輪的資產貶值恐慌,則疫情推升金價的力量有限。

 

  希望讀者們要明白亞當斯密與李嘉圖的傳統經濟學說是過時的產物,當中政府收支平衡、通漲與貨幣影響觀點,并不適用于現代金融體系,從1990年日本金融危機后20年可見。

 

  危機后政府擴充資產負債表救市,是刺激經濟復蘇的要素,操作反而是壓抑了風險,見過去10年歐美操作可作為證明。加上現代金融體系下,政府負債并不是影響貨幣價值的最重要考量,反而政治穩定性與影響力、經濟動力、產業競爭優勢、天然資源優勢及軍事力量,往往比單一的政府負債重要。從2008年金融海嘯后,G7國家政府負債與其貨幣匯率可見。

 

  2008年金價牛市期間,各國政府負債飆升無疑是事實,但這不是推升金價的主因,時代環境下的互聯網金融興起、中國經濟因素、歐債危機、對于有毒資產全球擴散的無限憂慮等才是主因。加上當時黃金投資的新鮮感,過去長期的超賣落差,與在線避險產品缺乏,構成了當時黃金投資潮流的特別土壤。

 

  但目前尚沒有出現行蹤不明的有毒資產,央行干預更減少了資金鏈斷裂風險,亦防止了大型金融機構破產風險。而且黃金投資已經不再新鮮,現價已有一定升幅、大量在線避險產品選擇,加上金價過去多年的失勢、回軟、區間振蕩的慘痛回憶,更讓人揮之不去。

 

  過去的模式并不一定再次成功,因為現代經濟不是建構在重復過去模式之上的,隨著布雷頓森林體系結束,全球各國與各持有者,開始了持續數十年的政治與經濟利益博弈,加上商業與科技推陳出新的物選天擇原則,過去的模式被破壞,往往比重復的機會為高。

 

  從資金面理解,市場亦會隨時間適應影響,從爆發一刻資金即不斷進行資產重組,焦點的延續性及影響程度若沒有明顯的突破性惡化,避險需求會隨時間而減少,當所有市場持有者進行了資產重組,焦點發酵消息往往只會吸引投機的資金進場,若有關概念不能成為一股潮流,這類資金也會隨時間減少。

 

  筆者并不是唱淡金價,只是提示大家,我們已經進入后疫情時代,別錯判疫情對金價的影響,又或者拿錯了標桿進入市場。

 

  雖然疫情及政府負債對金價的支持有機會逐漸放緩,但因為疫情造成的變局,卻有機會燃點新一輪的金價行情。特別是特朗普在選情失利下,有機會選擇激進行動以挽回劣勢。這些有機會發生的風險事件包括:

 

  1)美對外政治關系趨向緊張

 

  2)新一輪資金鏈斷裂

 

  3)貿易糾紛升級

 

  4)匯率糾紛

 

  5)委內瑞拉/土耳其政變危機

 

  6)拜登退出大選

 

  7)特朗普遇刺

 

  8)美軍事行動

 

  9)騷亂升級

 

  10)歐盟解體危機

 

  11)美聯儲改組

 

  12)恐襲/地緣危機

56.9K
东方欢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