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市場>深度

黃金助力人民幣國際化(下)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7-08作者:李婧 許晨辰


  人民幣國際化的過程是其參與國際貨幣競爭的過程,人民幣從外圍貨幣向中心貨幣的升級是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中國在實現人民幣國際化過程中進行了積極嘗試,經歷了波浪式的發展過程。當前,黃金依然具有商品和貨幣雙重屬性,我們需要將國內黃金供求轉化成全球影響力。那么,作為世界上唯一的超主權貨幣,黃金如何支持人民幣信譽、提高人民幣定價權力呢?如何服務于“一帶一路”建設等途徑助力人民幣國際化呢?

 

 

  美元和歐元作為國際貨幣在長期內保持幣值穩定,這與黃金儲備在官方儲備中的占比分不開(見圖6)。近年來,美國黃金儲備價值占總儲備價值的70%~80%,歐元區黃金價值占比也保持在50%以上。而作為后起的追趕國家,甚至是日本,其官方儲備中最主要的成分仍然是外匯儲備(見圖7),日本黃金儲備價值僅占總儲備價值的2.5%左右,中國與日本的黃金儲備占比相近。

 

 

  德國作為歐元區內經濟實力最強和外匯儲備最多的國家,其黃金儲備量對推動歐元國際化和歐元幣值穩定有重要意義。圖8描述了近20年來德國官方儲備的結構變化,可以明顯地看出在2003年以后黃金儲備價值占比超過外匯儲備占比,并且黃金儲備占比逐年遞增,維持在70%的高位水平。日本作為官方儲備大國,外匯儲備占官方儲備95%以上,其黃金儲備價值量占官方儲備價值量較低,這可能是導致日元國際化進展速度放緩的原因之一(見圖9)。

 

  中國在實現人民幣國際化道路上還任重道遠,黃金成為這條路上最要好的伙伴,兩者相互促進,相伴前行。我們應該放眼世界,學習發達國家成功的經驗,吸取失敗的教訓,分析世界和中國黃金市場,積極參與到世界黃金市場之中,結合消費市場、生產市場的供求關系,發揮自身優勢,讓黃金儲備更有力地支持人民幣國際化。

 

  (二)促進黃金市場開放,將國內黃金的供求轉化為國際市場影響力

 

  1.借“西金東移”,逐步實現“西價東移”

 

 

  與中國對外開放模式和外匯管制直接相關,中國官方儲備以主權信用貨幣為主,主要考慮的是流動性。在危機后中國確實增加了黃金儲備,但是,2008年中國黃金儲備量是1929萬盎司,2009年黃金儲備增加到3389萬盎司,隨后保持了6年儲備不變,2016年黃金儲備迅速增長至5666萬盎司,直至2019年3月中國黃金儲備高達6062萬盎司(1719噸),并且仍有持續增加的趨勢(見圖10)。

 

  據中國黃金協會最新統計數據顯示,2007年~2016年中國黃金產量逐年增加,早在2007年,中國黃金超過南非產量,達到270.491噸,成為世界上生產黃金第一的國家,隨后連續十多年產量一直領先。2016年我國黃金產量達到453.486噸,達到歷史上黃金產量最高,隨后黃金產量有回落的趨勢,2018年中國黃金產量為401.119噸。2008年~2013年中國黃金消費量逐年快速增長,2013年中國黃金消費量超過1000噸,達到歷史最高1176.4噸,隨后中國黃金消費量連續6年全球第一,2018年中國黃金消費量達1151.43噸。

 

  目前中國是最大的黃金生產國和消費國,2018年中國生產了401.119噸黃金,消費黃金總量達1151.43噸。同時為了滿足大量的黃金需求,中國還是全球最大的黃金進口國,根據中國海關統計,2018年中國進口黃金1259噸。中國官方外匯儲備世界第一,但是黃金儲備量排名世界第六,中國黃金儲備量2018年底達到1842.6噸,前面依次是美國(8133.46噸)、德國(3369.7噸)、意大利(2451.8噸)、法國(2436噸)、俄羅斯(2066.2噸)。

 

  從圖10中可以看出消費量和生產量的缺口呈逐年擴大的趨勢,這些黃金需求都需要通過進口來滿足。近年來中國都是黃金進口大國,2014年,雖然國際黃金價格下跌,但是中國進口黃金仍高達1506.5噸,成為全球最大的黃金進口國。隨后中國一直是世界上的黃金進口大國,2018年中國黃金進口量達到1259噸。因此,國際黃金價格對中國黃金市場影響很大,黃金的定價權對中國黃金市場有重要影響。雖然中國是黃金的最大生產者、消費者和進口商,但是,在國際金融市場上,中國一直缺乏黃金定價權力。

 

  本土黃金市場的開放有利于增強中國的黃金定價權力。2014年9月18日,上海金國際板上海自貿區正式上線,2015年7月上海黃金交易所開通了“黃金滬港通”,這是上海黃金交易所首次引進境外交易市場開展的合作,香港投資者可以直接投資內地黃金?!包S金滬港通”的啟動,標志著內地和香港黃金市場的雙向開放,有效實現了境內外黃金市場的互聯互通,有力推動了中國黃金市場的全球競爭力、影響力和話語權[2]。隨著“西金東移”消費趨勢不斷深化,以及倫敦黃金定盤價新規則啟動,“西價東移”也迎來轉變機會。

 

  2.提高人民幣在黃金市場的定價權力

 

  從微觀角度來看,人民幣國際化的實質是企業的定價權力的強弱。一定程度上,提高企業的定價權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核心。中國企業的人民幣定價權由于受到中國外貿結構及美元國際化慣性的影響,目前仍比較弱。中國是黃金消費大國,中國應把國內市場對黃金的供給與需求傳導到世界黃金市場。因此,發展黃金市場,并爭取黃金市場的定價權力是提高人民幣定價權力的重要渠道。

 

  2016年4月19日,全球首個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基準價格——“上海金”在上海黃金交易所正式掛牌,“上海金”開始在人民幣黃金場外衍生品市場發揮基準作用?!吧虾=稹钡陌l展對中國黃金市場的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義。首先,“上海金”基準價格是在國際黃金市場也可進行交易的黃金的人民幣計價,可以反映中國國內黃金市場的現狀和供需關系,這不僅可以調節國際資金和資源,也成為國際金價的重要參照,能夠對國際市場的資金和資源進行有效配置、均衡其供給和需求、發揮市場調節機制與機能;其次,“上海金”為國內黃金生產和消費企業及投資者提供了基準的參考價格,可以規避匯率風險,增加黃金交易中人民幣結算,有利于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進程;隨著“上海金”的成熟和發展,以及上海黃金交易所產品的豐富和國際化,可以使我國在黃金市場的發言權和定價權顯著增強,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提升人民幣的國際影響力。

 

  3.鼓勵中資機構進入國際黃金市場

 

  中國的銀行機構逐漸進入倫敦金銀市場,參與黃金定價權,為實現黃金國際化和人民幣國際化奠定基礎。2015年6月,中國銀行加入倫敦金銀市場協會黃金定價機制,參與倫敦黃金市場協會黃金定價,作為首位非西方成員,中國銀行的加入打破了100多年來由歐美制定黃金價格的局面,創造了中國在黃金市場上獲得話語權的機會。隨后2015年10月、2016年4月和6月,中國建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和中國交通銀行依次加入LBMA黃金定價機制,成為LBMA黃金定盤商。2016年5月、2017年4月和2018年1月浦發銀行、平安銀行和民生銀行也先后加入倫敦金銀市場協會,被該協會認定為正式會員。中國銀行機構的進入,增加了中國黃金定價的話語權,有利于中國黃金市場的開放和國際化。

 

  (三)提高人民幣服務“一帶一路”建設能力

 

  “一帶一路”構想是中國參與全球經濟循環的重要方式,是建立全新對外開放新體制的核心內容。其具體的目標是實現“五通”。中國已經和很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訂了貨幣互換協議和本幣結算協議。人民幣可以作為沿線國家投資貨幣,以產業資本投資帶動人民幣國際化。同時,中國應繼續活躍與沿線國家的黃金交易和貿易合作。

 

  中國作為世界最大的黃金進口國,黃金進口主要是非貨幣用途的其他未鍛造金。中國進口黃金的主要國家和地區是瑞士、中國香港、英國、澳大利亞、美國和新加坡。2018年中國從香港進口496噸黃金,從瑞士和英國進口了434噸和143噸黃金。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的黃金交易往來當前并不是很密切,這也給通過“一帶一路”開放中國黃金市場帶來了機會,中國可以加強與“一帶一路”國家黃金交易往來,推廣中國“上海金”,在區域范圍內增加人民幣黃金的交易量和影響力,通過周邊區域合作,積極參與國際黃金市場,從而逐步擴大黃金開放市場,提高中國黃金定價權,進而提升人民幣國際化水平。

56.9K
东方欢乐彩